滚动新闻: ·  中核建中:军工文化建设铸就“核电粮仓” ·  中船集团与军事博物馆合作共建军事科技馆 ·  陕西国防科技工业系统精神文明建设取得丰 ·  四川省国防科技工业党建思想政治工作会议 ·  中核集团不折不扣落实巡视工作 ·  航天创新团队铸就热控王牌曾为嫦娥披上冷 ·  长征机械厂职工群体:扎根深山的航天人 ·  让科学精神“活”起来

航天元老们的“大家”风范

时间:2015-06-14 23:07作者:来源:

钱学森:认真起来不讲情面

 

 

钱学森:著名空气动力学家,中国航天奠基人,两弹一星元勋

 

  严肃认真可以说是全世界科学家们的共同特点,但钱学森的认真精神却有着他的鲜明特点,那就是他认真起来毫不讲情面。
 
  钱学森在总结东风二号导弹第一发经验教训时提出的“把故障消灭在地面”的原则,已成为一代代航天人研制和试验工作的行为规范。每次试验,对测试中出现的任何疑点,他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一直到真正把问题搞清楚,把故障排除,或对出现的异常现象做出科学的、有试验根据的合理解释他才肯罢休。在基地搞试验的一位老同志曾说,在一次发射前的测试中,他向钱学森汇报氧化剂的加注活门有点漏气。钱老立即问:“有多大点漏气,你们测试过没有?”答:“没有”。于是钱学森严肃的说:“你马上回去测,测试清楚了再向我汇报”。经过测试,漏气程度仅相当于每分钟一个小气泡,而这个指标在允许的范围之内。于是他再去向钱学森汇报,钱老才点头认可。
 
  类似的事在当时的研制和发射试验中还有很多,钱学森当年在基地一呆就是一两个月,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过问。在他的《工作手册》中,每次试验都有详细的记录,甚至还把大大小小的异常或故障列出表格。对已经解决的问题,他就会注上“已换”或“已重新调试、可用”等。尚未解决或落实的问题,他在表格中会用红笔做记号,并注明已指定谁来协调解决。

 

任新民:真理面前大胆谏言

 

 

任新民:航天技术与火箭发动机专家,两弹一星元勋

 

  在长征三号运载火箭研制过程中,任新民在定方案的碰头会上将决定性的一票投给了当时看似过于大胆的方案——采用氢氧发动机。
 
  在会上,任新民声音不大但却底气十足的一番话让当时出席会议的人们至今记忆犹新:“氢氧发动机是今后航天技术发展所需要的,这个台阶迟早得上,我们已经具备了初步的技术条件与设施设备条件,经过努力一定可以突破技术难关,中国完全有能力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此时的大胆并不是冒进。”在真理面前,一个科学家的胆识使不善辞令的任新民在力陈己见时往往能妙语连珠。
 
  而这种来自实践的见识,还曾使任新民做出了另一个更为大胆的举动。1985年下半年到1986 年上半年,正是我国通信卫星工程从起步到加快发展的关键时期。
 
  当时,国内主张买星的呼声很高。而任新民认为,中国的航天事业之所以能取得当时的成绩,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随后,任新民不光用语言也在用自己的行动续写着那段“心里话”。就在当年,任新民和同事们就发射成功了中国第一颗通信卫星。
 
  在随后的短短四年里,中国又连续成功发射了四颗通信广播卫星,初步结束了我国通信广播事业长期租用外星的历史。

 

孙敬良“:六亲不认”严把关

 

 
孙敬良:火箭发动机与运载火箭设计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

 

  孙敬良十分重视火箭的质量,他提出“设计可靠,生产严格,试验充分”的12字方针早已成为了航天科研生产的标尺。
 
  一枚火箭由几万个零部件组成,仅各种导线累计起来就有成百上千米长,孙敬良知道,任何一个元器件或一段导线稍有质量问题,都可能导致发射失败。他根据自己几十年的科研工作实际经验,认为火箭、卫星的发射失利,有80%—90%都是由于设计上的质量问题造成的。因此,在科研中,孙敬良的严格是出了名的,谁若不按照工艺文件操作,谁若检验马马虎虎,他批评起来都毫不客气。他常说,搞航天的,就是要严上加严、细上加细、慎之又慎。因为航天的特殊性决定了它在质量上决不能搞人情、走关系。如果谁这样做,或者降低标准,那就是对航天事业的极端不负责任。
 
  正是这样,他带领的长征二号丁火箭研制队伍在航天系统内是一支出了名的“六严”队伍:严格执行上级的各项规定,严格按研制程序办事,严格技术要求,严格地面试验,严格落实行政、严格执行技术两条指挥线的岗位责任制,严格全过程质量控制。
 
  20世纪90年代初期,航天产品质量正处在低谷时期,接连的发射失利在国内外造成了很不利的影响。然而,在孙敬良的带领下,长征二号丁火箭在发射场的开箱率合格率不仅达到了100%,而且首箭发射成功,一举打破了当时航天发射的不利局面。

 

谢光选:为严谨总唱“反调”

 

 

谢光选:战略导弹与运载火箭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从仿制到研制的道路并不平坦,当我国第一枚自制的东风二号导弹出厂时,总体部政委刘川诗问专家,这次发射到底有多大把握?在场的人有的说有八成,有的说有九成,可谢光选却唱了个六成的“低调”。他的话一出口,让刘政委吃了一惊。在交换看法时,谢光选实事求是地说道:“我们没有数据,没有计算机,我们的想法又得不到验证,只好上天做试验。”结果第一枚自制导弹发射后约20秒就掉了下来。
 
  然而,失败并没有使航天人气馁。在进一步的工作中,他们积累了正反两面的研制经验,制定了必须进行17 项地面试验后才能进行飞行试验的制度。1964年6月29日,东风二号导弹首次发射成功。1966年10月19日,周恩来总理、叶剑英元帅、聂荣臻元帅等领导听取了来自发射基地的任务准备情况汇报。当周总理提出“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的16字方针时,谢光选当时作为导弹核武器技术协调组长,认为自己做不到万无一失,便举手站了起来。
 
  周总理笑着对谢光选说:“你坐下,什么叫万无一失?只要你们把想到的问题都想到了,能做到的都做到了,能够发现的问题都找到了,就是做到了万无一失。但如果你们的工作责任心不强,应该做到的没有做到,造成损失,我不答应,不严肃认真,我不允许。”后来,据谢光选说,当时周总理的这些话语使他受到了极大的鼓舞。